形影相潜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来,满上~~

[丹青负我]物料篇2

——所以每年沧浪峰收到那么多凡间的门神订单,是因为画像丑了旧了过时了,门神也不愿意去吃那家的香火,更别说显灵了么,哈哈哈~~

——英黎,书画一技通鬼神,不可儿戏。

——是,师兄,我记下了。哎,师兄你怎么不走了?

——……等。

——等……什么?

(提灯虫改变翅膀扇动的频率,眼前的大雾就像被人用橡皮擦除了一般散掉了,十丈开外露出了悬崖。扇动频率又变,发出人耳不可闻的次声波,十里开外的雪山倏而崩了一片,哗啦啦地冲向悬崖,不消一刻,便将眼前悬崖填满)

——哇,这虫子,看着笨,还有两下子嘛。

——嗯,比去年是进步了些。(紫阳一拂袍角的冰渣子)至少,这次没溅到我脸上。

——难道去年师兄被溅一脸?(看见紫阳眼角撇了一眼)不,咳咳,师兄我们走吧,黑熊精肯定等急了。(路上,英黎总觉得需要说点什么转移师兄的注意力,眉头打成了结)

——啊,对了,师兄,长老说下个月西方罗马基督教要派使者团来沧浪峰切磋画技,尼德兰派似乎也要派人参加。

——是的,西方油画与我华夏并非同宗,多交流切磋,总是好的。

——那,到时候的擂台赛,有师兄你上场么?

——说不准。门派精英甚多,听长老安排吧。

(黑熊洞外,字碑前)
——师兄,这碑上……小篆已经不能满足黑熊精的才子人设了么?
——嗯,碑上是云鸟篆,“黛宗觅处”。你把青木香点上吧。
——是。
(青木香才燃了个头,一阵轰隆隆的脚步声就冲了出来)
——(黑熊精)仙师,仙师,你总算来了,快救救我家娘子吧。
——你先别慌,待我看看。
(三人走进洞府,一凡人女子起身相迎,待一照面,竟是没有嘴唇)
——(紫阳一凝神,道)胭,脂,虫。
——(英黎)胭脂虫?黑熊,你家娘子一定是个大美人啊。胭脂虫成年的雌虫需要吸食美人唇才能产卵,这么危险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紫阳)黛兄,尊夫人发病多久了?之前可去过什么地方?
——(黑熊精)就是三日前去附近的驼铃镇买了些胭脂水粉,回来之后就这样了。
——(英黎)胭脂虫不会单只出现。师兄,会不会是这脂粉有古怪。
——(紫阳)黛兄,请借脂粉一观。

[丹青负我]物料篇1

(沧浪峰,斜阳殿前)

——英黎,仔细核验礼单上物什,今年你第一次出山,巴陵君那里可不能失了礼数。

——紫阳师兄,我晓得的。

——巴陵君的蛇蜕水火不侵,耐戳耐拉,实在是画布的上上之选,昆长老每年就盼着他褪皮呢。我们今年得了准信,巴陵君已闭关褪皮,不出七日即可出关。我们现在走,可不能让那帮爱拿蛇蜕做衣服的蜘娘抢了先手。

——紫阳师兄,我们为何不走水路?

——此去巴蜀,还需入驼峰岭采集尚青胆和唾蜜蜡。前者是黑熊精的呕心沥胆,不知道那只自封忧郁才子的黑熊今年吐出了多少。唾蜜蜡的产量要稳定些,鬼面蜂所求也不过是长老平日丢弃的花卉习作,这生意我们不亏。

——师兄,都走半天了,我们怎么还在原地打转?这个,看,这颗香叶兰珠树,我都看到它2次了!

——咳咳……这,驼峰岭地势复杂,兼有晨雾干扰,待我请土地出来一问。

(紫阳从纳戒中拿出刻刀,随意在路边挑了块木料,刻出了土地的雕像,将其立在地上)

——好了,英黎你站开一点,我要引香了。

(说着将一把香叶兰珠从路边枝头捋下,掌心焰小心烘烤,花香起初无甚特殊,一盏茶后,竟走出来一个青年男子,面貌服饰和木雕殊无二致)

——噫,紫阳这是又迷路了?

——咳咳,废话少说,黑熊精洞,鬼面蜂巢。

——(土地打量了自己一身新衣)呵,得,今年这皮相和衣饰甚合我意,沧浪峰一向品味了得,我也不和你小娃子计较了。这边,跟着它走就行——

(青年说完,左手食指一点,一只提灯虫屁股左斜右歪地飞了出来,在紫阳面前引路)
(青年转眼不见了踪迹)

——师兄,刚才那是……

——嗯,驼峰岭的土地,山中精气所化,本是没有实体的。但山神总是需要一个实体的形象,有了形象还不够,还要追着每年的审美流行风尚。去年流行尖下巴,今年流行长人中,衣服也顺便给他改了。

——怪不得你这么不客气,他还愿意帮忙。实在是,皮相到衣着的重头置换,他这便宜赚大发了。

——所以,每次见他我就烦,宁愿自己先摸摸路。(两人渐行渐远)

——师兄,你怎么随便捡块木料就雕,没处理水份,干了会变形的。

——就这种一年一换的东西,不需要这么讲究,雕像干了裂了,也是土地自己保管不好的问题……

——————————
作者有话说:
巴陵君是巴蛇,人设出自杜红娘的《山海经妖怪食用指南》,我喜欢的角色,将在我的小说里继续生存。

[丹青负我]系列 序言

随机挑选组合,吴冠中全集文论(情致)+画作(线索)+长物志器物(附加线索,细节)+历史书或社科书或架空(背景)+科学杂志论文(人设)。
主要场景——沧浪峰。
门派技能:一,以形似收妖入画,封印它们,比如,把月季牡丹水仙这些花妖封在画里或者绢里,然后卖个好价钱(门派收入之一)。二,对于濒危灭绝的动物或者风景,在画里给它们造一个空间,让它们可以继续在此生存。

看看写出来的系列文究竟是什么。

本质上,这一系列属于读书笔记。

瓶子里的银河

悠悠给我做了一条银河,

封在瓶子里,

蓝的,闪着光。

只要拔出瓶塞一倒,

牛郎织女就天人永隔,

只有鹊桥相见。

我们还是让银河

静静待在瓶子里吧。

那如果,

它希望有人放它出来,

怀着三百年感激,

三百年祈求,

然后是三百年的恶毒诅咒呢?

我们贴个标签,

上书:

不要打开!

不要打开!!

不要打开!!!

但可能总会有

一个叫阿拉丁的少年,

或者一个叫潘多拉的女孩,

把它重新

带回人间。


每次看到自己画画没有进步,就问自己:你怎么能要求自己文思泉涌,复又马良附体?二者只得其一,便偏重前者。有时间写文就没时间练习画画了。

于是继续心安理得的画画手残。

[成语故事]叶公好龙·画龙点睛

叶离又一次从梦中惊醒,不禁疑惑:梦里那是……龙么?它为何一再出现,低沉咆哮,是要和我说什么?为何它……没有眼睛?

叶离起身点灯,细细描绘梦中所见。

深潭中沉睡的龙,

云中虬结的龙,

紫雷劈得皮焦肉裂的龙,

一只角被生生拔去的龙,

被八条缚龙索困在血阵中的龙

……

每一幅,它都没有眼睛。

每次要给它点上眼睛,心脏总是有一种被生挖出来的错觉。

“不能点,不能点,点了就……不能点……”有一个声音在脑海里,一张一合地说着,却听不真切。

笔尖悬在龙眼的空白处,叶离闭眼忍受着心脏传来的疼痛和阻止,黑色的墨水却往笔尖汇聚成一滴,低垂,终于与笔尖分道扬镳,滴落下来。

一滴水声。

然后静籁。

鼓声?

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从画里,

从封印里,

从远古,

从前世,

从心脏……

心脏爆开的血花,喷溅到画作的龙身上,融进了龙鳞里,泛出淡色的光泽。叶离的四肢瞬间被笼罩在黄绿色的火焰中,像灯芯一样燃烧。

那是……南明离火。

明明没有血肉烧焦,叶离却仍感觉到灵魂被烧灼的疼痛,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还有似曾相识的声音。

“疼么?爽灵和胎光被烧灼的滋味如何?不急,三魂七魄可以慢慢烧,一个都跑不掉。这是你欠他的,你活该……”

(叶离头脑中逐渐苏醒的记忆残片)

前世的叶离对黑龙嘶喊:“不要,不要……我来当你的眼睛,我来……”

年轻的前世叶离:“你就是只有眼无珠的龙!!”

纨绔子弟般的黑龙:“哦,一柱香前不还说我是买椟还珠的龙么?”

小心翼翼的黑龙对魂体的叶离说:“你肉身已陨,灵魂无所寄,如果不嫌弃,化为眼珠,住在我身上吧……我是说,叶离,我视你,如珠如玉。”

朱雀恨铁不成钢对黑龙道:“叶离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哪里值得你为他……”

闯入神坛的黑龙:“我愿自缚于血池,龙锁枷身,皇帝,你放他去转世……还有,朱雀,叶离若咒身不解,不得动命盘寻他。就让他,生生世世,做个……普通人。”

(前因)

皇帝道:“国师,龙脉下镇着的老龙已然衰弱,恐有国变,需寻一新龙替之。叶卿,此事便交于你。”

皇帝问:“叶离没有活着回来复命,是失败了么?国之龙脉已断,回天乏术。”

不久,叶离竟归:“我已化为龙睛抽取他千年灵力,龙脉续灵不需要整只龙,我来也可以保龙脉百年不断。带我进血池阵。我有两个请求:别去找他,别告诉他我在哪里。”

(前世叶离死后)

皇帝说:“国师,孤愿退位,并以嫡脉十三名子嗣入血池阵献祭,以平息神龙和朱雀之怒火。江山可以不姓元,但龙脉不可断,华夏不可乱。”

哪个国家的地下,

不是白骨累累,

抽尸踏骸,

鲜血遍染?

不是用你的,

就是用我的。

血骨生花,

才开得出盛世繁华。

叶公好龙·画龙点睛

——————
大纲流,填不填坑不好说。主要意思表达清楚了,就……不太想填。

孩子

梦到一个母亲带着5岁的小女孩在医院外面走路,母女俩都穿紫色的毛衣。小女孩稍微跑快了一点,大概离母亲10米左右,母亲预感着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慌忙追上去,但在抓住女孩衣角前就被一个男人把孩子掳走,抱过马路对面去了。

母亲想着要追过马路,这个时候,人贩子旁边又出现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拦住人贩子不让走。母亲正感到心里一松,她后头又来了两个年轻男子,伙同人贩子一起,声称女孩是人贩子的小孩。三对一,母亲只能寄希望于那个眼镜男能帮她救回自己的孩子。

女孩被抢夺的过程中眼神呆滞,也不知反抗或者叫妈妈。

旁边有路人对那个母亲说:你知道为什么这些人势在必得?那两个后来的年轻人是共同第一作者,那个人贩子和眼镜男是共同通讯作者。眼镜男听到路人揭破自己的身份,顿时羞愧难当(他是真心要阻止这场不公的抢夺,但其他人眼里,在知道他身份后大概只把他当做假惺惺的同流合污)。然后镜头一闪,两个第一作者在街边乞讨为生。。。

我还是第一次作这种象征意味浓得具象化的梦(文章具象为小孩,原作者具象为母亲,学术道德良心具象为眼镜男,名声渴望具象为人贩子,而帮凶们和掠夺行为一望便知)。梦的结尾只看到了帮凶们惨淡收场,学者的学术道德和对名声的渴望这一对幕后boss之间的缠斗,大概是会永远继续下去的。


K将军

梦到刘德华在电影里拿一颗德芙巧克力往春熙路上一砸,变出了一个软绵绵的电话亭(上面有德芙的植入广告)。于是梦中的我表示这个广告不错,我吃。梦里的刘德华演一个军方高层(K将军,反派boss),技能是往人脑里面撒辣椒面(虚化锯开颅骨后撒进去),可导致对指定事件失忆而不自知(也不怀疑自己曾经丢失过记忆),但不能篡改记忆。故事开始时,以一对军校的年轻恋人分手(我等你你却不来的梗)粗略展示boss的能力,一路发展到后面主角被各种正规军追杀堵截。在主角引导大家发现boss的技能后,草根主角真的能打败boss么(虽然技能有施术范围和冷却时间限制,但还是可以引导重要的人忘记“曾经忘机”的瞬间)?早上被吵醒的我也很想知道结局啊~~


————

为什么最近说梦比脑洞多?

因为说梦只是复述我的梦境,容易啊,只要我记得起来。


梦中梦的检验

昨晚做了一个梦中梦。姑且称第一层梦为A,第二层梦为S。在S中,因为寻找爬山时和行李一并遗失的弟弟,我从S中拿了一张公安局开的证明回来。到了A,我拿出那张证明,发现里面的日期、身份证编号的数字都是错的(2999年45月32日什么的),于是我在A中发觉自己之前是在梦境中,但问题是,我是如何从一个梦境中拿到实物的纸条的(此刻丝毫不知道自己在仍在第一层梦中)?过往在A中检验是否处于S有几种方法:第一,写中药处方(第一次拿到上面一片空白,get,很好验证,因为我自己不知道怎么写,但二次上面居然正儿八经开出来药名和剂量,这个方法就不好用了)。第二,验电话号码(第一次S中人说不出或者说的电话位数明显不对,get,但第二次S中的人就能报出正常位数的号码了,可是,在S中,打~不~通)。第三,验性别(在梦S中有时我是男人,但S中扮演我熟人的人会强调“现在是真实的”,但S中我知道自己真实性别是女人,所以能肯定还在S中)。梦里的系统能发现bug并迭代打补丁这个事,真是~~做个梦都要烧脑子斗智斗勇。


2018.11.12


风月夜归人

风雪夜归人,是什么?

风雪里,披星戴月回来的浪子。

拨雪破风,踏月而来的隔世之人。

仙衣鹤氅,柴门立雪,却隔着门缝与灯火相看的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