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影相潜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来,满上~~

[魔道祖师][人设梗]薛晓

背景:《PNAS》报道,星形胶质细胞可以通过改变髓鞘(一种绝缘材料)的厚度以及郎飞氏结(髓神经纤维绞扼所致的小结,作用是放大信号)的间隙宽度调节信号传输速率。

人物设定:

晓星尘:星形胶质细胞,圣母一只,向导,凭借各种糖果收服辣鸡洋的男人,辅助节度使完成传递指令的工作。

薛洋:郎飞节度使(郎飞氏结),哨兵,不良少年,嗜糖如命。

精神壁垒:髓鞘。向导可以操纵和改变精神壁垒的厚度。

存一个人设梗,以后想起再写吧。
这个梗的意义在于,我终于把魔道和向哨放在了工作细胞的场景里,满足了自己对题材的偏好。

[天官赐福]国师训话

人物属于墨大的,自由发挥都是我的。


——无论人作为个体是多么睿智有德,在作为群体考虑时,统治者都要把他们当做受自利自保驱动,因此会彼此伤害以及危害群体利益的乌合之众对待。危机发生时的安抚和承诺是有时限的,破坏的倾向在这段时间内会不断酝酿,直至冲击政治信任,局面恶化。太子殿下,你救不了所有人,无论是干旱还是人面疫,你都没有办法短时间斩断根源扭转局面。所有信徒都会背弃你,因为你从一开始对子民的设想就有偏差——他们不是至死不渝的虔信者,而是要穿衣吃饭为了活下去才向你祈祷的乌合之众。


——国师,千年前的乌蒙太子……也是如此么?


——不,不止。你还知道为了维护仙乐拔刀,当年的乌蒙太子,却希望在面临生存资源的残酷剥夺时,还要庇护邻国苍生。铜炉山的岩浆爆发,整个乌蒙国即将毁灭。他想改变因资源短缺的争斗,造出通天桥。但子民走到一半,桥塌了。但即使桥不塌又如何,乌蒙国众到了天上也是要和天人抢夺的,把战场从人间搬到天上,也不见得就能讨得了好。


——谢怜,你错在飞升太早,而你的国家却在你飞升之后面临灭亡。你错在妄图用神力干预自己国家的气运生灭,但国运这种事,即使是神也是无法扭转的,不然为何君吾等一众天官坐视不理,难道真的是他们有能力却袖手旁观么?


[成语故事]拔苗助长


——我是离离原上那株草,

是骄阳似火下幸存的禾苗种子。

春风把我召唤,

拼命挤啊,

从黑暗中探出一截身体来。

那些没有勇气冒头的同胞,

已经永远归于黑暗。

少年,

你目光炙热而执着,

眼神遥远而沉痛,

这般盯着我,

是想干什么?


——从你还在冬日沉睡,

我便日日记挂你,

头脑里总是你郁郁葱葱、转而涨满穗实的模样。

可是春水化冰,你仍在地底。

紫燕衔泥,你才冒出一点青茬。

春雷响过,虫蛇都已骚动,你仍只有寸许。

等待如此漫长,

我何时能见到你繁盛的模样?


——只消三夏,不须九冬。少年,你只需要静待我和岁月一起成长。


——可是,我等不了了。

胸中的鼓点甚急,

让我把你拔高,

助你成长。


——混沌开七窍,死了。

你躁动的心可曾为我考虑,

你也要我如此下场?


——(内心独白)催促已染红了我的双眼,

提前获得丰收的想象,

充斥了我的每一个念头。

我必须要行动,

把这禾苗拔高,

哪怕是终结它的生命,

亲手埋葬丰收的希望,

不然我会被这贪婪一直磋磨。

我要斩断它对我的支配和诱惑。

(对禾苗)是的,我确定这么做。

为了从等待中解脱。


大羿射日

太阳身上的黑子,是哪个少年射的洞?

千年过后,仍不肯愈合。

它说,

你射杀了我的九个哥哥,

又何必留我苟活。

你不是那个昔日追着我跑的少年,

不是那个为了多接近我一点、

宁肯烈焰烧灼口如焦炭的少年,

更不是那挥舞一双蜡糊的翅膀、

从半空中坠落尸骨无存的少年。

你对我没有眷恋。

少年说,

我爱你和煦的模样,为族人带来温暖。

我爱你肆意的欢笑,为大地匝满丰饶。

我爱你十日一期,必定从扶桑路过此地,

那是未来必定可期的希望。

然而现在,

山林都是火羽,江河早已干浇,族人十不存一。

你知罪么?

它说,

多可笑,我存在,

又不是为了给你们带来任何益处。

我只是存在,无论好坏。

全世界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而喜欢我、供奉我的生物,

但你们能为我做点什么呢?

什么都不能。

少年说,

我可以的。

神箭射断了你和战车之间的锁链,

从此你出门不受牵袢。

我将你的九个哥哥射杀,

它们全部的神力归你,

五十亿年之内,你不会熄灭。

我只有一个卑微的祈求,

在你因熄灭将近
疯狂吞噬这片土地前,

每天来此地看我一眼,

哪怕是对着我的墓碑。

它说,

我是希腊的阿波罗,

埃及的拉,

扶桑的天照,

华夏的三足金鸦。

以我胸口黑子为凭,

你拥有我的誓言,

无论你的墓地

是否沧海桑田。

PS:虽然我们经常说“后羿射日”,但后羿是一度夺取商朝政权的有穷氏,然后被寒浞给杀了。后羿虽然也射得一手好箭,但他和大羿并不是同一个人呢。

嫦娥奔月

——又到中秋了,嫦娥仙子,你可后悔?

——王母娘娘,在你选择把仙丹赐给羿的那刻,让他在飞升的渴望和凡世的牵袢之间做选的那刻,就该知道无法两全。

——羿钟情于你,甚至将洗魄丹交于你。

——钟情于我这话不假,但他亦防备我。他说,这丧魂丹,服之则七窍出魂,肉身兵解。既怕我夺他神格,抢他飞升,又何必惺惺作态,交付于我。

——出魂兵解……飞升确也可如此作解,毕竟须天雷洗魄,重铸金身。

——呵,你不知他得丹那几日,既眷恋凡间的声望与故土,又舍不得放弃成仙,思来想去,觉得这丹药就像逼到眼前的催命符,非要他忍痛割爱,这才把丹药交于我,省得日日煎熬。

——他若实话实说,嫦娥,就该是你煎熬了。你自问,一开始真知道这是洗魄丹,你就不会在人间情爱和飞升之间摇摆不定么?你真的愿意在人间老死,却看着羿于盛年之际弃你不顾、独自飞升么?无论后来,羿做了何事让你万念俱灰,宁肯服毒自尽——

——打住,谁告诉你我服毒自尽?我一开始就知道让他辗转难眠珍而重之的绝不是毒药,反而是奇丹,但这丹可能对他有颇大限制。虽然他当时不说,但日思夜想的东西,也够我这枕边人拼凑一二了。我对他失望是真,但服毒是假。虽是当时情势所迫,我毕竟是在他和飞升之间做了选择。一边是欺瞒于我的男人,一边是了断尘缘从此天人两隔,这不是很容易选么?说到后悔,如果神仙都需要痛呈血泪以满足你们滔滔不绝的八卦之心,这也算得上吧。天宫多寂寞,我懂的,娘娘。

——……

羿与嫦娥。嫦娥飞升之际。

——嫦娥,你吃了那丹?

——这不是很明显么,看(戏谑状),天雷,我就要魂飞魄散,肉身兵解了。。临死前,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么?

——(沉默良久)对不起,我欺瞒于你。

——指何事?

——……丹药。

——还有么?

——……

——那么,你梦中所言的,阿波罗,拉,天照都是谁呢?那埋骨之地都不会放弃的誓言是何人所许?……不想说就别说了,反正我们,再也不会相见了。羿,永别。

[天官赐福][成语故事]画蛇添足


风师:明兄,姑苏天子笑,夷陵老祖送的,可要尝尝?

水师:青玄,这好酒岂能给那吃货,你我兄弟二人分了得算。

裴铭:水师兄这就不对了,好酒,见者有份。青玄,你说呢?

风师:这酒就这么一小坛,可够不得你们几口。我想想……这样,你们比画蛇,谁画得最奇特,天子笑就给谁。明兄别躲,你也来画。

(一盏茶后)

水师:巴陵君头上长角包,身长八百丈,偶尔吞只象,但平时只吃月光。得大功德,许能化龙。

裴铭:相柳,九首人面,蛇身。共工臣属,这女子人格分裂,一百年前我就没有再搭理过她了。

地师:肥遗,六足四翅,血剧毒,腥臭还不能吃,翅膀不好吃就一层膜,蛇身剥了皮红烧卤味都不错,可下酒。你要不要尝尝?

…………

风师:那个,明兄,天子笑给你了,下酒菜你自己留着吃吧。


[工作细胞]人神经细胞在鼠脑域

背景:科学报道(具体登哪个杂志的我忘了),为了研究唐氏综合征患者脑细胞之间的连接方式问题,研究者将人皮肤干细胞分化后形成的人神经细胞植入到鼠脑里。后继的相关研究还在继续,所以,目前的进度只有这个小短片。

设定借用[工作细胞]。以下为正文。依旧是科普文。


(人源神经细胞,鼠脑域)

(神经细胞站立态,苏醒)

——我这是(突然环顾四周)在,哪里?

(商业街十字路口,一堆身高1.2的侏儒来来往往,偶尔有人注意到这个眼神茫然的身高1.7的外来者)

——我怎么会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这些人长得奇怪,说的话也大都听不懂。那边有个警察走过来了。不会以为我是偷渡的要拘捕我吧?……来个翻译啊,这警察叽叽咕咕的根本交流不了。

(一股电流滋滋声,一个声音在耳蜗定位器响起)

——神经细胞编号7704,你跟这警察回去,你的任务是试着建立与该国居民的正常交流。


(人脑,外交部办公室)

——为何不派出正常的神经细胞,而要派一个脑子不太灵光的残次品去执行这项任务?

——7704的外形、气质、谈吐并没有任何问题,但阶段测评总是不及格,和其他神经细胞之间始终无法完成团队任务,我需要一个外部环境,先测试他的问题出在哪里。


[成语故事]叶公好龙·画龙点睛



叶离又一次从梦中惊醒,不禁疑惑:梦里那是……龙么?它为何一再出现,低沉咆哮,是要和我说什么?为何它……没有眼睛?

叶离起身点灯,细细描绘梦中所见。

深潭中沉睡的龙,

云中虬结的龙,

紫雷劈得皮焦肉裂的龙,

一只角被生生拔去的龙,

被八条缚龙索困在血阵中的龙

……

每一幅,它都没有眼睛。

每次要给它点上眼睛,心脏总是有一种被生挖出来的错觉。

“不能点,不能点,点了就……不能点……”有一个声音在脑海里,一张一合地说着,却听不真切。

笔尖悬在龙眼的空白处,叶离闭眼忍受着心脏传来的疼痛和阻止,黑色的墨水却往笔尖汇聚成一滴,低垂,终于与笔尖分道扬镳,滴落下来。

一滴水声。

然后静籁。

鼓声?

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从画里,

从封印里,

从远古,

从前世,

从心脏……


心脏爆开的血花,喷溅到画作的龙身上,融进了龙鳞里,泛出淡色的光泽。叶离的四肢瞬间被笼罩在黄绿色的火焰中,像灯芯一样燃烧。

那是……南明离火。

明明没有血肉烧焦,叶离却仍感觉到灵魂被烧灼的疼痛,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还有似曾相识的声音。

“疼么?爽灵和胎光被烧灼的滋味如何?不急,三魂七魄可以慢慢烧,一个都跑不掉。这是你欠他的,你活该……”

“不要,不要……我来当你的眼睛,我来……”


“你就是只有眼无珠的龙!!”

“哦,一柱香前不还说我是买椟还珠的龙么?”

“你肉身已陨,灵魂无所寄,如果不嫌弃,化为眼珠,住在我身上吧……我是说,叶离,我视你,如珠如玉。”

“叶离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哪里值得你为他……”

“我愿自缚于血池,龙锁枷身,你放他去转世……还有,咒身不解,不得动命盘寻他。就让他,生生世世,做个……普通人。”

“国师,龙脉下镇着的老龙已然衰弱,恐有国变,需寻一新龙替之。叶卿,此事便交于你。”

“叶离没有活着回来复命,是失败了么?国之龙脉已断,回天乏术。”


“我已化为龙睛抽取他千年灵力,龙脉续灵不需要整只龙,我来也可以保龙脉百年不断。带我进血池阵。我有两个请求:别去找他,别告诉他我在哪里。”


国师,孤愿退位,并以嫡脉十三名子嗣入血池阵献祭,以平息神龙和朱雀之怒火。江山可以不姓元,但龙脉不可断,华夏不可乱。


哪个国家的地下,

不是白骨累累,

抽尸踏骸,

鲜血遍染?

不是用你的,

就是用我的。

血骨生花,

才开得出盛世繁华。


波心月

方知少艾讷于口

便慕相思扫红豆

波心月华细碎绞

天心揽月眉头皱


中秋月行

我驾紫烟去 嫦娥倚窗台

锦帛皓腕绕 惊鸿照影来

她歌我徘徊 她舞我凌乱

蟾宫独此坐 千里漠广寒

斧钺劈寒暑 长生不觉滋

伐桂醒春秋 凡尘再难思